科技 >> 科技焦点

国际残疾人日:科技向善,残疾人可以拥有更多元未来
发布时间:2021/12/03     来源:二牛网
内容简介

打开喜马拉雅搜索《雁鼠讲故事》,曹雁清脆的“童声”在耳边响起,如果没有仔细看电台主页的简介,你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样的声音来自一个只剩下“3/4条舌头”的花甲老人。

        “小朋友们好,我是雁鼠,又到讲故事的时间啦!”

       打开喜马拉雅搜索《雁鼠讲故事》,曹雁清脆的“童声”在耳边响起,如果没有仔细看电台主页的简介,你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样的声音来自一个只剩下“3/4条舌头”的花甲老人。

        6个月时,因患小儿麻痹双下肢残疾;6岁时,由于身体原因在谋生道路上四处碰壁;26岁时,遭遇车祸,险些被困在病床上终生不能下地活动。人到中年,偶遇机会,想创办学校却受限于资金不够……曹雁说,自己人生的前50年一直在和各种各样的磨难作斗争。

        “年轻的时候会想,为什么中国没有安徒生,生活里也没有魔法。后来觉得,人的一生中可能有无数个悬念,很多人本身就是主角,当我们遇到不可治愈的衰老和脆弱时,当我们遇到不同的挫折和挑战时,创造的奇迹不比任何故事差。如何在困境中不变得悲观和消极,重新找到生活的热情和动力,才是童话给我们的人生锦囊。”




        今年,61岁的曹雁通过自己的《雁鼠讲故事》这档节目分享了三百九十多个故事,获得了近50万点击量,在给很多孩子制造梦想的同时,也让自己儿时的梦想开花结果。

        “他们帮我插上了一双翅膀,飞到更加广阔的世界;也正是喜马拉雅让我意识到,即使我们和别人有些不一样,即使我们 60岁甚至70岁了,依然能有很多可能性。”

        再小的声音,也值得珍视

        一个残疾人通过声音能获得多大成就?

    今年27岁、刚刚入选了福布斯中国2021年度U30榜单的马寅青或许可以回答这个问题。这个从出生就没有见过世界斑斓色彩的女生,却一直把生活经营得五光十色。从推拿专业毕业后,马寅青另辟蹊径选择成为喜马拉雅的一名主播,开设账号“小吃货寅青”,她还成立了公司,可以帮助其他残障人士。




        这样的成绩,或许是很多人都不敢想的。据中国残联统计的数据显示,中国各类残疾人总数已达8500万,约占全国人口的六分之一,全世界残疾人总数的八分之一。作为社会里的少数派,他们习惯了被注视,也习惯了把自己的麻烦、需求和心愿隐匿起来,而不敢对自己的未来有太多期待。

        停满自行车的盲道,时好时坏、人满为患的地铁爬楼机,楼宇里堆叠杂物的无障碍通道,时刻提醒他们身体失去的部分,困住了他们的身体,也困住了他们想成为一个普通人的心。

        从小人书《曹雁的故事》到爱星学校,作为残疾人群体中的一份子,曹雁一次又一次地用实际行动打破了别人对她的成见。为了让残疾人群体的心态稳定保持在良性轨道上,克服自卑情绪,2012年5月,曹雁注册了“生命阳光”心理健康指导中心,并在成立这一组织的两年后考取了三级心理咨询师的证书,并为残疾人群体提供免费的心理疏导。




        “我虽然受了很多磨难,但是我能正确地看待磨难,把它当成历练自己人生的一种经历,但不是所有的残疾人都能这样认识。”曹雁组织开展了25个线上群天聊,文学社群、故事坊群、朗诵群、声乐群都异常火爆。正常看待自己,同时希望被别人正常看待,其实是这个群体心底最深的期待。

        永远努力,为不妥协营造更好的环境——与曹雁一样,何川作为盲人群体中的一员,从盲文的文字校对到开发读屏软件再到开设口述影像馆,在促进盲人信息无障碍的道路上努力了二十多年。他始终觉得:“盲人这个群体除了视觉上的丧失,跟普通人是没有区别的。普通人需要的东西我们也都需要。”

        再小的声音,也值得珍视。当他们可以获得教育、出行各方面改善的同时,自然而然地会期待更多元的就业机会。2018年,喜马拉雅与中国肢残人协会共同主办了“乘着电波的翅膀——全国助残日首个残疾人公益大IP进驻喜马拉雅”活动,让很多人看到了一种新的可能。

        不同于视频,音频平台可以让内容创作者的面貌、长相等外在因素隐身于网络世界,特别对于残疾人主播而言,避免了受众或平台规则制定者以貌取人的情况的发生。音频内容创作能够让残疾人扬长避短,在更公平的环境下获得应有的收入与成长。

        “看不见的人,可以通过按摩以外的职业来挣钱,可以通过自己的声音来稳定地获取收入,来养家糊口,这是从古到今,我们都不敢想的事。”曹雁的《曹雁讲故事》,成为首个进驻喜马拉雅平台的残疾人公益音频节目,当梦想与机遇撞了个满怀,曹雁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

        音频行业的蓬勃发展惠及了广大内容创作者,同样也惠及了残疾人群体。依托于喜马拉雅主播赋能体系,残疾人主播可以用有声书、知识付费、直播、广告等多种方式变现。马寅青创造的奇迹不是个例,“耳朵经济”大潮下,越来越多收听量超百万、在家录有声书就能养活自己甚至年收入达到百万元的残疾人主播出现。

        在她看来,通过互联网,人们越来越多的了解残疾人这个群体,同样通过互联网,越来越多的残疾人也可以更好地融入社会。

        当一株植物靠近一座森林

        自然界有这样一种神奇的现象:当一株植物单独生长时,会显得矮小单调。但和多种同类植物一起生长时,则根深叶茂,生机盎然。人们把这种相互影响、相互促进的现象,称为共生效应。

        互联网独特而丰富的社群交往方式,就为这种融合共生开辟了渠道。在曹雁看来,通过互联网,我们能看见残疾人的聪明才智、比较优势和创造潜能;通过互联网,行动不便、听力障碍、视力障碍的人,能突破局限创造出许多不可能变为可能的奇迹。

       在接受邀请入驻喜马拉雅的前三个月,曹雁舌头上突然出现了白斑,这让她经历了一次舌头的1/4被切除、缝11针的大手术。这种疼痛让经历过9次骨科大手术、1次无麻药刨腹产的曹雁都觉得难以忍受。



 
       命运的敲击有时候只会让人变得更强大。在这段本身很艰难的术后恢复时间里,曹雁坚持为入驻喜马拉雅做准备,为了呈现出自己最好的状态,曹雁请名家为自己指导声音方面的问题,还坚持用自己剩下的“3/4条舌头”练习绕口令。最终实现能和平常人一样正常地发音、用童声传递童话故事:“但如果你坚持想要一件事,那整个宇宙都会帮助你。”

       就像是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通过《雁鼠讲故事》这档节目,许多以前没有听过曹雁大名的人找上门,也希望能够在喜马拉雅的平台上发出自己的声音。残疾人群体的社交磁场具有极强的吸引力,曹雁就像其中的一个能够设身处地的翻译者,让他们有勇气将潜藏在心中不敢声张的愿望投射到现实。

       2019年,喜马拉雅与中国残联共同推出了覆盖4300万持证残疾人的文化大礼包活动,所有持证残疾人可以通过残疾人认证通道领取平台上近300部优质付费内容专辑的文化大餐。这一年,喜马拉雅向曹雁此前组织的朗读群抛出了橄榄枝,通过专业培训提升残疾人群体的配音专业度。还有许多像曹雁一样的残疾人,他们的梦想也在喜马拉雅上开花结果。

       作为一名1995年出生的“Z世代”, 商初九就是梦想生根发芽的其中一员。他没进过学校,靠自学识字说话、使用电脑、了解世界。为谋生计,商初九开过网吧、网店,均以失败告终。直到2018年一个偶然的机会让他接触到喜马拉雅:“我才发现,原来盲人就业不只有按摩推拿一种选择啊,原来我们可以和普通人过得一样好。”



 
       从人文、法律、奇幻、戏曲、评书、时尚,到数码、英语、情感、电影、养生、汽车,再到历史、科学、财经、天文、体育、旅行……经由喜马拉雅这道缝隙,他窥见丰富内容产品背后更广袤的世界,还有澎湃的生命力。

       喜马拉雅近年来持续策划、制作、引进高质量IP,成熟的内容生态与专业的制作水准让残疾人士获得平台赋能的几率大大增加。在经历过特别的主播培训后,商初九在平台找到适合自己的演播内容,从而获得改变人生的机会。现在,他已经积累了超过7.5万粉丝,演播的精品有声剧《都市超级兵王》播放量超3200万。看到有粉丝在节目下留言说“主播很棒”“谢谢你的声音陪伴着我”“这个角色被你演活了”,他感到无比的满足和自豪。



 
       “现在的每一天都是充实而有奔头的”, 商初九说,他的“精神”已经在喜马拉雅的声音世界站了起来,他希望有一天攒够了钱做手术,让自己的身体也能站起来。“到时想去喜马拉雅总部看看,它让我找到了每天起床的意义”。

       电影《听说》里有句台词:“没有人可以永远依附另一个人而活,就算我是听障,我也一样要有我自己的人生。”

       不回避麻烦与痛苦,给弱者以足够的尊严,是社会文明的标尺。从2018年至今,喜马拉雅一直在不断推动列残疾人主播培训,并且提升培训的专业度和完成度。科技向善或许从来不应该是依据口号,更应该是一种产品能力,是一种让每个人都能受到尊重的产品机会。

       声音为他们插上希望的翅膀

       如果说商初九与喜马拉雅的碰撞是一场邂逅,那中国盲文图书馆入驻喜马拉雅平台的决定更像是与一个相识已久的老朋友赴一场约会。

       何川是中国盲协副主席、中国盲文图书馆信息无障碍中心主任,今年,在他的推动下,中国盲文图书馆入驻喜马拉雅,并开办了播客节目《第二视觉》。 



 
       在何川看来,喜马拉雅与中国盲人协会的情谊像斩不断的流水,不管是之前与中国盲人协会联合发起“共建一座伟大的有声图书馆”公益活动,还是为全国十所盲校的中学生信息技能大赛提供赞助、联合中国盲人协会致敬建党百年专题文艺晚会,喜马拉雅一直在用自己的音符点缀着盲人公益事业的乐章。因此,何川把喜马拉雅当成了盲人群体听有声书、培养兴趣的不二之选。

       项目发起时,他们的初心很简单,相对于视频,何川认为对于盲人群体来说,音频更容易驾驭,上手也更容易。



 
       除去主持人,何川和两位节目嘉宾都是盲人。在节目中,他们尽力地捕捉盲人生活中的色彩和励志故事,从几十个盲人一起去环球影城到盲人姑娘考研成功,盲人的世界好像并没有旁人想象的那么灰暗。从《第二视觉》节目中流出的声音像一只只柔软的触角,探进了盲人群体内心深处最有共鸣的神秘花园,给予他们不惧黑暗的力量。

       曹雁对此深有共鸣,就像《天黑得很慢》这本书的扉页写得那样,她也会觉得:“变老不是一件悲惨的事,那就像夏天天黑得很慢。”

       作为第一批残疾人网红,她的故事影响了一代人。走过六十载风雨,曹雁很庆幸仍然有机会用自己的声音去传递爱。对于她来说,听别人的故事是一种守护,在自己的节目中为孩子们讲故事更是一件非常能沉浸进去的事情。“对着手机录入自己的声音,她好像看到了一双双期待的眼睛。我想说我真的是一个幸福的残疾人,虽然我曾经因为自己身体有障碍而感觉自己不幸,但是声音好像让我这只‘大雁’无形的增加了一副翅膀。”

       无论我们面临怎样的局限和阵痛,我们都希望保留我们作为自己生活篇章的作者的自主或者自由,这是人之为人的精髓。它允许我们过自己的生活,而不是被生活所驱使,这样,我们每个人都能够在权利框架允许的范围内,成为他塑造的那个自己。

       12月中旬,何川计划再组织一次有声书录制的线下培训,找专业的老师来指点,并教大家录制工具的使用,争取完成从培训到上岗的闭环。经历过黑暗,更希望能为别人点亮一盏灯,让更多的残疾人看到生活的希望。

       过去几年,喜马拉雅一直致力于助残助盲工作,成立残疾人赋能工作小组,在线上发布残疾人主播公益培训课程,在线下联合各地残联推动残疾人主播培训,不断升级残疾人赋能计划,促进残疾人创收与就业。

       在产品方面,喜马拉雅致力于提升视障用户的收听体验,以产品首页各模块、搜索、用户账号页、用户登录、节目专辑页、节目播放页、“我听”用户收听订阅面等功能为主要体验链路,针对全站的功能组件实现读屏焦点的技术手段,让视障用户在手机旁白功能及相关读屏软件的协助下,可正常流畅使用。同时,也逐渐完善了开发、测试、修复,实现了提供无差异于正常用户的服务与体验。

       在技术方面,喜马拉雅大力推进AI文稿的覆盖,让平台上海量优质有声内容变成文稿,让精神食粮惠及聋哑人。据介绍,喜马拉雅“听看一体”AI文稿功能于2021年4月面向用户开放。截至2021年年11月,AI文稿的平均准确率已经超过93%,已经覆盖约1.5万个专辑,每日有超过60万人次使用AI文稿功能,未来计划覆盖上百万专辑。

       今年12•3国际残疾人日之际,喜马拉雅联合陶勇医生在北京市盲人学校打造了一个“盲校录音棚”,对盲校学生进行音频主播培训,让盲校孩子们拥有更多元的未来。陶勇医生所说,“爱心的力量可以被逐渐放大,就像原子弹一样”。
 

       何川也在国际残疾人日之际,为残疾人群体献上了自己真挚的期望。“我希望大家永远不要被那些困难或者永远不要被眼前的黑暗困住,只要我们心里有阳光,未来一定充满光明!”




       我们相信,科技会将爱的火把点燃,驱散黑暗。




更多>>最新入库

更多>>周阅读排行榜